姓氏<19>

前文:[01-05]  [06-08]  [09-10] [11]  [12-13]  [14]  [15-17]  [18]


全部往后退,哥要开始虐狗了。【doge


BGM:《傻笑》-周杰伦


19

王俊凯今天没有来学校,因为C城温度的骤降,加上前两天又是在室外长时间站立,又是宿醉又是吹冷风,加上情绪大起大落,铁打的人也抗不……住啊。

王俊凯躺尸在了家里。

挣扎了几次,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却发现整个房间都天旋地转,实在起不来。

所以他放弃了挣扎,半死不活地把手机摸出来,看到上面有一条短信,是王源发的。

“几点下课?“

卧槽!——王俊凯腾地坐起身来,比打了激素还快。

他的脑子乱糟糟的,全是沉闷的嗡嗡嗡的响声。

好像……昨天发生了一些不得了的事呢。

 

他还记得穿着白色羽绒服的王源柔软得像一只小兔子,还记得他递打火机的时候手指尖上传来的温度,还记得他在焰火坠落的余光中忽然靠近的脸,他的鼻尖碰到了他的脸,嘴唇相触的感觉只持续了一秒就分开。

他在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扬起笑脸说了一句:“我们在一起吧。“

“……天哪。我真的不是在做梦!“王俊凯扑腾了起来,起得太猛,脑子充血,又笔挺挺地倒在床上,重新昏睡了过去。

 

握在他手上的手机屏幕微微闪着光,上面的名字是王俊凯前一天晚上改好的。

源源。

 

连续打了好几通王俊凯电话的王源有点急,王俊凯在开机的情况下从来不会一直不接电话,除非是他没办法接。

前一天晚上他看到王俊凯在楼顶上吹了半天的风,后来拉着他下楼的手也在黑暗的楼道中抖啊抖的,王源想,他一定很冷。

机智如王源,一下就反应出来了许多的可能性,而这些可能性中最靠谱的就是某人感冒了。

 

王源把画室的东西收收好,往外边走边打着电话,他依稀知道王俊凯租的房子在哪儿,可具体几栋几单元,完全没问过。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两个人冥冥之中是由很多奇妙的东西联系在一起的,王源足够够聪明,运气也够好,所以几乎他一脚踏进食堂大门的瞬间,就看到了正和米乐你侬我侬甜甜蜜蜜吃着饭的曾伟。

他快步走过去,鞋底在刚拖过的地板上印出了一个个浅浅的印子。

米乐正对着王源走过来的方向,说得正开心呢,见到王源轻喘着气站在曾伟身后,她一时之间竟然反应不过来。

“喂,亲爱的。“米乐的眼睛看着王源,喊了一声曾伟。

曾伟正吃着饭,头也不抬:“干嘛?“

“王源来找你了?“米乐戳了戳他。

曾伟抬起头来勾了勾嘴角:“怎么可能。”然后转过身去,一下也愣住了。

王源看着他:“你知道小凯住在哪儿吗?”

曾伟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他又确认了一遍:“谁?“

王源笑了笑,说:“王俊凯。“

王源在说王俊凯这三个字说出来的时候,用着与平时很不一样的语调,有点糯糯的鼻音,很轻,也很柔软。

最后“凯“字说完,他的眉眼还弯了弯。

曾伟还没来得及回答,王源又补充道:“他今天可能生病了。“

“哦哦哦……他……“曾伟似乎被冲击得不行,哽了半天才说:”在XX小区2幢2单元302号。“

王源对他笑了笑:“好,谢谢啊。“

说完转身就跑。

曾伟一直维持着站立的姿势,直到看着王源跑出了食堂,跑过了食堂外的小路,一直消失在视线里面,他才反应过来,转过头对米乐说:“我的妈……今天到底什么日子啊……“

米乐明显比曾伟淡定了很多,她白了他一眼:“真是没有见过大世面,昨天你不是跟我说王俊凯去找王源告白了么?看这样子是不是成了啊?“

“……卧槽……我感觉可以去买彩票了。”曾伟看着米乐说。

米乐翻了个白眼给他:“和彩票有屁的关系!“

“王俊凯都能追到王源了,这尼玛比中六合彩的几率还小好吗?“他感慨地说着,一低头:”老子的肉呢?全他妈被你吃啦?!“

 

 

王源跑得很急,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恐怕都没跑得这么快过。

王俊凯的家确实离学校不太远,就是小区里面规划不均,里面的路弯弯扭扭的,王源的方向感不是很好,绕了好半天才找到。

王源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门,没人应。

又给王俊凯打了个电话,还是没人接。

王源又使劲敲了敲门,节奏急切,和他平时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像。

最后他没有办法,只好往物业管理中心跑了过去。

 

王俊凯睡得昏昏沉沉的,在听到从厨房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时,第一反应是家里进了贼。

他皱着眉伸出手看了看时间,又使劲甩了甩头,才面前支撑着自己从床上坐起来。

“就睡了一天,家里就来人了?”

王俊凯随手拿了一把凳子,拖鞋也不敢穿,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厨房门口。

 

厨房门微掩着,有光线从里面透出来,伴随着滋啦滋啦的声音。

王俊凯心里吐槽了一句:什么鬼?大晚上跑到别人家里偷吃的?

然后他小心翼翼地靠在门边,侧着身子往里面看着。

 

锅里咕噜咕噜地煮着东西,王俊凯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

然后他又听到了类似打鸡蛋一样的声音,筷子敲在碗里,每一下都特别轻,像是要尽量消除那一点点的噪音。

“谁大晚上这么无聊……”王俊凯自言自语似地说。

然而在看到王源的背影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手上的凳子“哐当“一声掉到了地上。

 

王源转过头来,手上还端着碗,他向厨房门口走了两步,一把拉开了半掩着的门。

王俊凯站在门口抖啊抖,看着王源笑得合不拢嘴。

“源源,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王源看了看他光着站在地上的脚,左脚踩在右脚上,右脚又踩在左脚上。

王源说:“快去躺着吧你。”

“哦哦哦!我马上!”王俊凯又踮着脚看了看锅里,偷偷瞟了一眼王源,转身就往房间里跑。

 

王源把饭碗端进王俊凯房间的时候,看到王俊凯正在床上打滚。

左一圈,又一圈,裹了被子看起来很像一个大只的仓鼠。

“干嘛啊你。”王源的声音带着笑意。

王俊凯听到这声音,立马顶着个鸡窝头坐了起来。

他笑眯眯地说:“我在犯蠢。”

“哦,我看出来了。”

王源把碗放在桌子上,又从旁边搬了一把凳子过来,放在床边坐好。

王俊凯往前蹭了蹭:“你怎么知道我生病了啊?”

王源瞥了他一眼:”用脑子想的。“

“哦……”王俊凯又笑着往前蹭了蹭。

“被子……裹在身上。”

王俊凯闻言一把用被子把身体裹了起来。

王源很细致地用勺子舀了一勺稀饭,再递到王俊凯嘴边。

王俊凯有些不习惯,把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说:“我自己来吧。”

“……”

“好……你来。”说完一口就咬住了勺子。

王俊凯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他把软糯的米饭包在嘴里,眼眶里突然有些眼泪溢出来,他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再慢慢吞了下去。

王源问:“就喝个粥,没必要这么感动吧。”

王俊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是很感动,但是……真的好烫。“

王源愣了愣:“烫你就吐出来啊!“

王俊凯嘿嘿地笑着:”你喂的,就算是屎……“

“……嗯?”

王俊凯哽了一下:”那个我应该还是不会吃的。“他又苦想了一下,找了个更恰当的比喻:“就算是毒药,我也吃。“

王源切了一声,又舀了一勺,不过这次却吹了吹,确定凉了,才重新喂到王俊凯的嘴里。

王俊凯心满意足地吞下去,含糊不清地问:“你怎么进来的啊?我家的钥匙谁也没有啊。”

王源说:”有,物管。“

“……物管会给你开门?“

“哦,我编了个理由。”王源一边说着,手上喂食的动作也一直没有停下。

“什么理由?”王俊凯问。

“我说……这个房间的租客,好像自杀了……”

“……”

 

终于喂完了粥,王源转身去厨房放碗。

王俊凯躺在床上,扯着被子,心里就像打翻了一罐蜜,整个人都甜腻腻的。

他听到厨房响起了唰唰的水声,然后王源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走到床前的时候,王俊凯瞬间转过头准确无误地盯住了王源的眼睛。

王俊凯勾着嘴角问:“你什么时候学的做饭啊?”

王源用纸擦了擦手,回答着:“我不是一直都会吗?”

“……少骗我,我和你一起住了这么多年我怎么不知道。”

王源挑了挑眉毛:”以前你在房间鬼吼鬼叫的时候,我在厨房做吃的。“

“啊?什么时候……”

“就是你……偷偷报体考的时候。”王源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别扭。

“……”

“不然你以为大半夜的出来就有夜宵吃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些夜宵是——鸡蛋粥,煮鸡蛋,蒸鸡蛋,煎鸡蛋。”

“呵呵,你是不是不爱吃鸡蛋?”

“……不,我爱死了。”

 

那一刻王俊凯的心里突然变得很柔软,有些不可置信,又有些酸酸的。

他想他一定错过了很多,很多不知道的事情,王源背着他悄悄做的事情。

 

然后他的声音也放得很柔软,他说:“所以……你一直都是知道的?”

王源笑了笑说:“对啊。”

王俊凯往王源的方向挪了挪,他伸出手来,有些尝试地,轻轻拉了一下王源的手。

“那时候我以为你不想和我在一个学校,看你每天都懒得理我。”

王源听到这话,果然一副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嚯……你腿都那样了,还去体考。我当时简直觉得你是个神经病。“

“嘿嘿,我就是个神经病。”王俊凯撑起了上身,把王源的手拉到自己嘴边,轻轻亲了一口。

然后他看着王源,一句话也没有继续再说。

王源被他看得不是很自在,问:“怎么了?”

王俊凯笑着摇了摇头,他说:“我在想,会不会是我在做梦?你怎么会就是我的了呢?“

王源说:”把药吃了就快点睡吧你。“

“那你呢?”

“……我现在回去啊。”

说完这句话之后,王源看到王俊凯呈现出了一种小狗乞食的表情。

“……怎么了?”王源把眼神移到了别处。

王俊凯从来没有看到过王源这样的表情,台灯的灯光有点暗,王源的脸却是红彤彤的。

他的心里突突突地笑了好几下,然后忽然特别豪迈地坐起来,拍了拍床的另外一边:“来来来!一起睡吧!反正又不是没一起睡过!”

王源几乎想都没想就立刻反驳:“不!”

“哎呀不要害羞嘛……”王俊凯笑得像只得逞的狐狸。

“谁……谁害羞了?”王源别扭地把头撇到了一边。

王俊凯特别喜欢这个时候的王源,就像在玩一个模拟养成游戏,好不容易点亮了新的关卡,看到了全新的景象。

他笑嘻嘻地说:“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话音刚落,不知怎的,自己的脸也开始发烫了。

 

房间里很安静,静到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到。

王俊凯干咳了两声:”那好吧,你回去吧。”说完又补充道:“我绝对没有多想,只是感冒了也怕传染给你。”

“嗯。”

“要不要我送送你?”

“就你现在这样?”

“呵呵……再怎么说我也是攻,这点儿病算什么?“

“……切。”

“这个问题没有争议,你想都不要想反驳。“

“……那我回去了。”

“王源……”

“嗯?”

“我现在特别想吻你。”

“……”

“但是还是等感冒好了吧,我怕传染给你。”

“嗯……”

“出门打个车知道吗?到家了跟我说一声。”

“哦……”

 

 

王源从王俊凯家里出来的时候,路灯已经全部亮了起来,有风摇曳着树影,把寒冬的景象都衬得格外温柔。他出门打了个车,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看着窗外穿梭的景色,忽然低着头笑了起来。

 

喂,王俊凯,如果最后你再坚持一会儿,我说不定真的会妥协呢。

不过算了。

王源想……我们还有很多时间,这才开头呢。

 

 

PM22:00

王俊凯收到了一条短信。

发信人是源源,短信内容只有两个字。

[到了。]



TBC。


<为了庆祝周末,提前更,周末愉快^^>


评论-260 热度-2096

评论(260)

热度(2096)

©karroy苏 / Powered by LOFTER